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:推进5G建设不是一蹴而就,行业应用还有痛点和误区

日期:2021-06-25     来源:半导体产业网    
核心提示: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接受科技日报专访时指出:“移动通信网络的建设从来不是一蹴而就,它决定了用户体验的提升有个渐进的过程。目前5G主要应用在现场级尚未进入主流应用。5G全连接工厂并不现实。5G行业应用还有痛点和误区。“
在全球科技界、产业界的共同努力下,5G商用进程大幅加快,与经济社会融合日趋紧密,人们对5G的畅想正一步步走向触手可及的现实。5G持续成为社会关注度的热点,期待与争议并存。
 
今年,全球已有一百多家运营商推出了5G网络服务,进入5G融合应用的探索,我国5G用户也已过4亿。在消费者层面,用户所关注的应用在哪里?行业所关注的工业互联网能否支撑我国工业高质量发展?
 
针对当前公众关注的5G热点问题,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接受科技日报专访时指出:“移动通信网络的建设从来不是一蹴而就,它决定了用户体验的提升有个渐进的过程。目前5G主要应用在现场级尚未进入主流应用。5G全连接工厂并不现实。5G行业应用还有痛点和误区。“

他表示,中国的手机拥有率已超过人口总数,有些地方如北京已超过100%。还没有一种产品像移动通信这样拥有如此高的普及率,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是必然现象。5G也是如此。
 
谈及那些对5G的“吐槽”,邬贺铨院士认为,从中可以看到大众对5G所带来的不一样的通信体验的期待,也可以看到产业界前期对5G的愿景宣传过于理想化,这种愿景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不可避免地引发的一些“吐槽”,可以理解。移动通信网络的建设从来不是一蹴而就,它决定了用户体验的提升有个渐进的过程。

邬贺铨院士强调,尽管现在5G网络已触达中国主要城市,但是网络覆盖还没有全部完成,不但在覆盖的广度上还处进行时,室内覆盖也还待跟上。因此,在有些地方,有些场景,5G手机用户会看到没有5G信号。只有少数人拥有更先进的通信工具,难以形成社会效应,这是通信行业赋能的基本规律。
 
从三大运营商公布的数据看,截至5月底,我国5G套餐用户数已突破4.5亿。但在邬贺铨院士看来,虽然中国的5G用户数已大概占全球80%,但从普及率来看离“人人都用”还有距离。从这个角度去看“感觉到5G不存在”的吐槽,便很自然。与此同时,没有跟上进度的5G应用开发,导致了用户对5G的体验缺失。一个好的趋势是,据统计,5G用户的视频流量消费已经高出4G约16%。
 
邬贺铨院士相信,随着网络建设的继续推进和产业界的探索努力,5G应用的丰富程度也会逐步跟上。消费层面的应用是共性的,从工业层面看,不同行业不同企业有很强的个性需求,不能从以往移动通信消费者市场的表现去评价或期待5G在行业的落地。发达国家是在工业化基本完成后才推信息化,中国是在工业化没有完成的时候推信息化。从这点看,这是中国的劣势,也是我们实现跨越发展的优势。”邬贺铨院士说,“相比前几代移动通信,5G的高带宽、低时延等特性适合、适应工业应用。中国工业面临高质量发展转型,5G为我国整个工业体系迎来新的改变及提升机遇。”
 
邬贺铨院士坦言:“目前,5G主要应用在现场级且多为机器视觉类视频传送,尚未进入主流应用。5G全连接工厂并不现实。5G行业应用还有痛点和误区。当前我国工业互联网建设中,企业大脑和平台的建设大热,相对而言,垂直行业企业现场数据难采集的问题却被忽略。企业大脑汇集底层统计数据和外部数据,对实时性要求不高,车间级直接对生产过程控制的企业小脑更为重要。需要从机器联网做起,才能挖掘企业小脑数据。”
 
另一需要引起重视的是,企业的机器数据和传感器数据基本不出企业网,但我们现在过分关注建设跨企业的标识系统和高质量的企业外网。不是说标识体系不重要,5G to C(公众网络)的网络架构也可以用到部分企业网,但对大中型企业并非科学合理的模式。邬贺铨院士建议:“要深入研究企业网络的需求,开发新型5G to B架构,以支持企业网低时延、高可靠、高安全的应用。”
 
同时,另一个挑战也已迫在眉睫。一个典型工厂的控制点在90年代末仅5万个,到2030年将增加到55万个。我国机械行业80%的设备仍采用传统的继电器和接触器进行控制,尚未使用工控系统产品。已用的大中型产品70%来自国外,安全漏洞令人担心,且不少属于相关制造商的专有方案,协议不开放。
 
针对传统基于现场级工控设备的工业互联网层级多、标准碎片化、IT/OT融合困难,网络安全性低等现状,邬贺铨院士提出:“要开发新型工控设备高起点建设工业互联网。”
打赏
联系客服 投诉反馈  顶部